吴忠在线,吴忠新闻网,吴忠信息网,吴忠信息港,吴忠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吴忠新闻网 >

美国自曝在中国互联网节点植入**** 网络并非杞人忧天

时间:2018-01-14 09:5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jxmje.cn
美国自曝在中国互联网节点植入**** 网络并非杞人忧天

  原标题:美国自曝在中国互联网节点植入数千****,网络战并非杞人忧天

  “回应”与技术能力相关,尤其是取证和溯源的能力。

  如何看待2015年7月31日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华尔街日报》上David Sanger关于网络战的文章,尤其是其中关于美国“报复”中国选项的内容?Brandon Valeriano(英国格拉斯大学政治和****安全高级讲师)和Ryan C. Maness(美国东北大学政治系访问学者)给出了基于“应然”的分析结论:有了网络规范和战略克**的结合,哪怕是曾经非常出格的网络****者都可能展现出****的网络使用者形象,即便是遭到****之时。这个结论比较近似的通俗表达,就是大国网络战是“杞人忧天”。(编注:原文请见“继续阅读”《中美网络战即将开打?或杞人忧天了》。)

  这种观点展现出了笃信****规范约束作用以及人**本善假设的自由主义者对全球空间网络安全前景的美好假定。如果能够成为现实,对全人类来说,无疑是非常美好的。但可惜的是,自威尔逊总统没能让美国加入国联之后,美国的外交与安全战略更多表现为理想主义包裹下的现实主义,网络安全与网络战领域,也不例外。

  整体来说,这两位学者认为大国网络战有些杞人忧天的论述有待商榷,理由如下:

  首先,两位学者将David Sanger的文章等同于普通的网络安全新闻报道,忽视了其作为战略试探气球的特**。

  David Sanger文章出现本身,就是网络战的一种****和实践——威慑。如果美国政府真的如 Brandon Valeriano 和 Ryan C. Maness 那样纠结,真的如他们所描述的那样关注战略克**,这篇文章就没有必要出现,亦或者直接在文章里阐明,准备对****者提起司**诉讼,也就足够了。

  但现在的文章里,用三种方式否定了这种可能:一是援引美国国会研究所(CRS)的报告称“司**诉讼不适用于OPM****案”,二是重新解释了斯诺登案之后,美国认为常规情报搜集行动不适合司**起诉;三是强调司**起诉可能曝光美国在中国境内的情报行动。

  从这点来说,得出美国有意保持战略克**、并可能更偏好提起司**诉讼而非网络反击的结论,其主观阐释的意味更多,并没有准确把握美国决策者的意图。

  其次,两位学者对“不回应”的原因解释过于一厢情愿。

  Brandon Valeriano和Ryan C. Maness文中提到“不回应是典型的回应方式,占压倒**比例”,并将“不回应”的原因,解释为“保持克**”。这个解释是不完整的。

  造成“不回应”的原因,可能是“保持克**”——即“知道谁是****者,但仍然基于战略克**的原因保持克**”;也可能是“无**回应”,这里可能包含两种不同的场景:一种场景是“没有能力找出谁是****者,所以不知道应该向谁做出回应”;另一种场景是“知道谁是****者,但是无**用升级的网络****做出回应”。

  “回应”与技术能力相关,尤其是取证和溯源的能力。在取证和溯源能力不足之前,要做出回应是困难的。比如,美国国防部曾经决定要对源自中国的****做出强烈回应,但还在纠结于如何回应的时候,持续取证和溯源发现中国只是****者的跳板,真实****来源于美国的加州,自然以升级的“网络战”进行回应就变成了一种不可能。此外,即使发现****源头位于中国,“网络战”回应还需要确定真实的****者是中国政府,就目前的技术而言,仍然存在实现的难度。

  就此而言,至少需要在论证“能力足够的情况下仍然不回应”,“保持战略克**”才能成为足够有效的解释因素。

  美国确实在推行一套网络规范,但这套规范的核心是约束其他国家的行为自由,拓展美国及其盟友的行为自由。

  第三,两位学者没有认识到身份建构对战略意图解读的重要影响。

  Brandon Valeriano和Ryan C. Maness文中提到“大国认可网络规范”,指出“美国与其他国家力图在网络空间推行一套网络规范。如同交通**规一样,对事件运行以及限**在哪有基本认识造福所有人。”确实,规范非常重要,但这里的问题在于,挑战规范的最主要来源首先在于美国,美国确实在推行一套网络规范,但这套规范的核心是约束其他国家的行为自由,拓展美国及其盟友的行为自由。换言之,这是一套不对称的规范,并且这种不对称**公开体现在美国的战略文件中。

  比如,美国网军司令部的官方网站上,就将美国网军的展露目标界定为“获取和保障美国及其盟友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,并压缩美国竞争对手的这种自由”;比如,美国国务院网站上对网络外交行动的认知,就包含了对互联网的进攻**运用;比如,美国国防部1995年提出的互联网战略评估中,就包括了在网络空间实施心理行动;比如,2015年美国国防部公布的网络战略文件中,明确指出了要将对其他国家关键基础设施的****作为一种实现危机管理的“选项”,谋求在冲突的各环节中保持塑造对美国有利的战略环境。

  当然,话说回来,如果中国和美国的战略关系能够比拟英国和美国关系的程度,中国也确实可以有充分理由相信美国推行的网络空间行为规范,在此之前,**怕中国还是要相当谨慎小心的。

  美国自曝在中国境内节点植入****

  回到David Sanger报道本身来看,可以说他不仅是某种释放****的试探气球,他还不经意间展示出美国正在着手准备的网络战的一角,在其文中提及:情报官员表示,任何**律行动(即提起**律诉讼)都会**露美国在中国国内实施的情报行动(American intelligence operations inside China),包括在中国计算机网络内数千个节点,这些节点已经被美方植入软件或硬件****,并受其控**。这些节点主要用于在中方向美国发起****时提供预**。

 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,如果这段话真是情报官员的表述,而不是Sanger本人的想象,那么这些装置是“在中国境内”且“植入中国计算机网络内”。这意味着,这些东西不是装置在抵近中国专属经济区的空中或者海面平台上,也不是装置在中国境内类似美国使、领馆这些空间内,搜集在有线和无线信道中****时散溢出来的通讯****并从中获取情报;也不是放置在归属美国政府或者****所有的计算机网络内,让后****借用或者租用这些网络的中国用户所传递的数据和信息;而是直接“植入”在中国的计算机网络中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