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忠在线,吴忠新闻网,吴忠信息网,吴忠信息港,吴忠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吴忠地图 >

佛山有个360人的村子 地图上找不到

时间:2018-01-14 07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jxmje.cn
佛山有个360人的村子 地图上找不到 村民们成为“代耕农”,起了村名24年来得不到官方的认可。

[摘要]村民们成为“代耕农”,起了村名24年来得不到官方的认可。

全村房屋都没有地基,这个村在地图上也找不到。

代耕农的第三代已经成长,住房是他们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
代耕农冯国雄没有工作,平时帮周边村民打散工,夫妻俩挤在3平米的房子里。

11月27日至28日,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,****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****就我国的扶贫开发工作做出详细部署。截至2014年底,全国仍有70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。习****指出,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啃硬骨头、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,必须以更大的决心、更明确的思路、更精准的举措、超常规的力度,众志成城实现脱贫攻坚目标,决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地区、一个贫困群众。

而在广东,有一个贫穷的边缘群体,被世人称为“代耕农”。代耕农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历史发展的产物,他们远离家乡到珠三角农村替人耕种土地,自愿与镇、村、农户以书面或口头方式订立农田代耕关系,并承担代耕田公购粮任务、从事农业生产的外地农民。由于无**在所代耕的当地入户,而有的原籍户口又早已注销,所以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为“黑户”,生活在****边缘,成为一个被忽视的群体。

→作为阳城村村长,成五福现在的工作就是收水电费和土地租金。

12月9日,阴冷,佛山市三水区**秸颉

58岁的成五福凌晨就醒来,在5平方米左右的卧室内静坐。东边,夜色的黑幕刚刚撕裂,露出一点黄晕。周围一片寂静,偶尔传来婴儿的啼哭声,透过低矮的单墙体,能听到邻居睡梦中翻身的动静,敏感的他甚至可以从呼吸声中分辨出辗转反侧者的**别和年龄。这种生活,成五福和妻子已习以为常。

这是一个有着360人的村庄,24年前,成五福就是村庄的村长。

在异乡搭起一个家,在别人的土地里寻找食物,他们名叫“代耕农”。青春流逝之后,租种的土地被回收,异乡仍是异乡,而故乡已经破败,留不下,也回不去,沦为时代的难民。

贫穷

天际的黄晕慢慢扩散,黑幕褪去,寻着柴火味的炊烟望去,在一条县道旁,三水区**秸蚍逗逦岬恼飧龃遄瓜衷谘矍啊5拥赝忌峡矗遄藜?裳U飧鲆栏皆谌墼按宓拇遄杉蚵暮熳┒哑觯6排清一色的平房,如新入伍的士兵排序,初看队列严谨,细看凌乱不堪。队列周围,放射**分布无数单间,但可以看出,所有建筑是一个整体,但又与周围的****格格不入。

成五福承认,这个地图上没有但又确实存在的村庄里面住着的360人,全是来自清远阳山的代耕农。

代耕农并非佛山市三水区独有,但由于历史原因,在数量上,广东并没有准确数据可考,但据珠海市政府7月15日出台的《关于解决我市代耕农问题的指导意见》显示:在整个珠三角地区,代耕农达到30万人以上,遍布珠海、中山、佛山、江门、惠州、东莞、肇庆等城市。

代耕农的出现,在广东有其特殊背景。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初,珠三角地区经济迅速发展,实行包产到户之后,土地多劳作强度大,而农业“责任**”又不允许土地丢荒。每亩土地每年要上交400多斤的公粮,当时亩产稻谷约有七八百斤,这意味着负担很重,而收获不大。珠三角农民纷纷“洗脚上田”,土地抛荒严重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珠三角农村地区出现了一群异乡特殊人群,他们采用传统的农业工具和种植方式,依靠租住当地农村的丢荒土地维持生存,他们被称为“代耕农”。

谈起为什么要背井离乡,成五福说,真正的原因是家乡实在是太穷。

从地图上看,阳山县地形复杂。总体地形为南、北高峻,并以单斜山地不规则地由两端向腹地倾斜,形成中间低缓,四周较高的船形地貌。山地约占全县总面积的90%,盆地及冲积平原约占10 %。阳山的穷自古闻名,唐贞元十九年(803年),监察御史韩愈被贬任阳山县令,曾感叹“阳山,天下之穷处也”。

而成五福所在的阳山县水口镇大里村,则是阳山县最穷的村落,“全村家家户户都是泥土屋,地处石灰岩地区,寸土寸金,全村唯一的致富门路就是扎扫帚,赶每周的圩日卖点货,好换买盐巴的钱。”成五福说。

成五福决定搬离老家是1990年。1989年2月中旬,广东由于经济的迅猛发展,出现大规模“民工潮”。成五福回忆,那年春节,步行去水口镇赶圩,第一次在商场的黑白电视上看到广州火车站,小荧屏上满是雪**点,但让成五福知道了外面的世界,知道不挪动就不能致富的道理。他决定按照之前政府脱贫致富的指示精神,出去闯一闯。

迁徙

三水**接写罄锎宓那灼荩1990年初,成五福带上村中几个头脑好使的村民赶了300多里路,与三水**秸蚍逗墼按宕蠖恿斓家慌募春希庀麓宥400亩荒地。

为了村民后代的前途,成五福向龙眼园村提出唯一附带条件,保证代耕农的孩子在三水有书读。

去三水**焦萌兆樱∷谡虼罄锎49户人家基本上不用做思想工作,在石灰岩地上的泥土屋背不走,全村仅有“藏”在石头旮旯里的一亩三分地白送也没人拿。

1991年12月31日,在成五福的组织下,大里村开始大规模的迁徙。

凌晨,天气阴雨,在蜿蜒崎岖的机耕道,6辆大货车颠簸前行,一字排在大里村的晒谷场。48户200多村民早已望眼欲穿,男女老少穿上新衣新裤,背着被子、锅碗瓢盆一窝蜂拥向汽车,成五福带着这些对家乡毫无眷恋的村民,去寻找一个他们心中的乌托邦。

大里村村民成正德一家由于经济特别困难,只能目送大队迁徙,成为唯一留住大里村的人家。

据清远市史志网记载:1996年5月10日,清远市向广东省政府上报石灰岩贫困山区人口迁移情况:1993年5月至1995年12月,全市共迁移石灰岩特困地区人口29239户136882人,其中清新县5361户25679人、英德市7251户36017人、连州市3057户13712人、阳山县9935户46294人、连南3221户15180人。

2015年12月9日,45岁的村民冯国雄早上9点才起床,妻子王美莲已骑电动车去陶瓷厂打工了。“村庄”的大部分村民早已经没有土地,进入周边的工厂企业。

正常的上班时间,只剩下老人和小孩的村庄,更像一座珠三角传统意义上的城中村了。这是冯国雄居住了24年的村庄,在这个时间段,到处还残留着用柴火做早餐的烟火味,这是家的味道,他一点都不陌生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